1、桑兰的“撤垫子”之说,不是一开始就有

  • 时间:
  • 浏览:13

  新华社的报道引发轩然大波

  新华社这篇文章中,提到了几点证明桑兰说谎的关键证据:

  1、桑兰起诉书中对事故原因的描述。2、卡特对事故原因的说法,当时他拍下来了事故发生的全过程。3、William A Sands凭借卡特提供的视频资料,对事故原因做出的专业分析。其发布的研究结果还附带了9张视频截图。①这些证据可信吗?

  桑兰受伤的具体时间为1998年7月21日,腾讯新闻《较真》以此为起点,查找当年意外发生后媒体的报道。纽约时报有一篇报道,发布于意外发生两天后,题目为《友好运动会:瘫痪的中国体操运动员不可能再走路》,报道提到,当时中国体操队领队赵郁馨透露,桑兰在到达医院后对她的教练刘群琳说,不知道意外是怎么发生的。②

  而桑兰认为动作失误是因为罗马尼亚教练在她助跑时撤垫子的说法,国内最早提及的,来自新华社1999年4月1日(事故发生八个月后)的报道,其中是这么说的,“据悉,桑兰动作失误而受伤是由于罗马尼亚教练在她助跑时拉垫子,干扰了桑兰注意力而造成的,但桑兰从不公开提及此事,怕影响两队之间的友好关系。”③

  但这之后,桑兰并不忌讳公开提及此事。2011,桑兰就13年前的受伤事件,在美国发起诉讼程序,要为当年“受伤”讨说法。在最新一版的起诉书中,第33、34、35、36条,桑兰详细交代了事故发生的原因。不仅指明就是罗马尼亚教练贝鲁所为,而且起诉书中暗示贝鲁在1998年7月23日接受采访时,承认了“撤垫子”之事。④

  起诉书中写道,“贝鲁在1998年7月23日接受采访时,承认了意外发生的时候,他就站在跳马旁边”,“根据贝鲁的说法(According to Belu),贝鲁之所以要撤垫子,是因为自己的队员热身结束后,他认为桑兰不需要多加一层3-5英寸厚的垫子。因此,贝鲁走到离跳马不远的落地区来撤垫子,但他没有意识到,此时,桑兰已经以高速接近跳马”。

  桑兰在起诉书中详述发生意外时的情况

  查找当年的报道,《较真》发现,当时不少国外媒体在报道桑兰受伤时都引用了贝鲁的说法,其中7月22日路透社的报道,对贝鲁进行过较为详细的采访。报道显示,贝鲁没有回避过自己就在场边的事实,而且他认为桑兰的失误是因为“用力过猛”。⑤新华社文章中也援引了这篇报道的内容。

  除此之外,能找到的提到了贝鲁的其他报道中,也从未有过任何跟“撤垫子”有关的说法。起诉书中称他承认撤垫子的7月23日采访,没有办法找到。并且这种说法与贝鲁在路透社采访中对桑兰受伤原因的看法差别太大,而他不太可能同时持有两种完全不同的看法。

  意外发生时,一位名叫Jack Carter的美国籍体操教练,在观众席拍下了全过程。Carter还在现场让医生观看了视频内容,以便更好了解桑兰的伤情。但之后,Carter从道德角度考虑,拒绝公开视频内容。不过,Carter把视频资料给了专门从事体育运动研究的William A Sands教授,帮助他进行科学和医学方面的研究。⑥

  William A Sands拿视频做了详细的事故分析,在研究中他没有提意外发生时有“撤垫子”这么明显的干扰。一个严谨的研究,如果不能排除这么明显干扰的话,那他这篇关于运动学和医学的论文几乎就失去意义了。

  Sands研究论文中的九张视频截图显示,罗马尼亚教练贝鲁(桑兰昨晚已经承认这就是贝鲁⑦)就站在踏板旁边,从桑兰起跳到落地,贝鲁没有移动位置,垫子也没有移动过。

  而按照桑兰的说法,她是在助跑中,发现贝鲁撤下了垫子。起诉书中写道,“当桑兰以高速助跑距离跳马还有几米的时候,有个人突然冒出来开始撤垫子”(As she ran on the runway in high speed and a few meters away fromthe vault horse, a person unexpectedly appeared in the landing area and began pullingaway the mattresses)。⑧而在2007年《面对面》节目中,桑兰回应主持人王志时甚至称,垫子已经被撤掉了:

  “……我跑得相当快,快要踩板了,就跟开车一样快,刹不住车,突然间,就在我这个马的下面,一个人把垫子撤去了,你想,前面本来干干净净的目标,一个人突然把你马下面的垫子给拆了,撤了,拉走,我就犹豫了。”⑨

  找来女子跳马比赛的视频不难发现,从助跑到踏上踏板不过四秒左右的时间。⑩如果是快要接近跳马,那么时间会更短。这么短的时间根本不够贝鲁“开始”撤垫子、并撤完后又迅速站回踏板旁边位置。

  资料显示,Sands教授发表的研究甚多,且研究被引次数颇多

  Sands论文中九张视频截图显示,贝鲁不可能在短时间到落地区移动垫子(圆圈框起来的是贝鲁教练)

  新华社文章中引述了Sands教授的研究结果:

  “桑兹教授在他的分析文章中说:‘因此,这名运动员(桑兰)可能把自己的起跑点向前移动了大约20厘米,她的步伐可能跨得过大了,踏跳板可能被放错地方了(应该再靠近跳马20厘米),或者上述因素掺杂在一起了。’在这里,桑兹教授给出了4种推测,但是没有给出确定的结论。”⑾

  但这个说法并不全面。Sands发布于2015年2月10的研究论文表明,新华社所谓的“结论”只是Sands教授在分析前对意外发生原因几种说法的总结。而后,Sands教授将事故发生时桑兰的表现与正常情况下对比发现,桑兰的双脚本来应该踩在踏板中间,这次却踩在了踏板的前沿处。Sands的结论认为,“人为错误”的可能性更大,原因在于踏板的放置有问题,导致踏板距上“马”的位置远了5英尺,而这个失误原本是“观察员”(spotter)有可能避免的。⑿

  图1:桑兰在长微博中,以截图说明她记忆中的垫子确实存在

  图2:桑兰找到一张现场俯拍图片,她是这么说的:“我受伤后,前来救援和急救的场景。而罗马尼亚教练仍然停留在右下方。 红色箭头的部分指的是桌子,这个从第一张图中就可以看出桌子的高度和形状。上一张图中的卷曲直立的物体与垫子颜色接近,符合我在第一跳时候对于那块垫子的记忆。而这张俯视图中这个物体显然没有了,否则一定是可以拍到的。我猜测:是那块物体遮挡了通道,因此被挪移开了”

  但仔细观察、对比这两张图,桑兰的说法完全不成立。见下面《较真》对这两张图的分析。

  左:图1-《较真》标记后;右:图2-《较真》旋转后

  图1中蓝色框和黄色框的两处,是《较真》根据桑兰的描述,标记出来的可能是“垫子”的地方。

  从桑兰倒下的姿势可以看出,桑兰放这张现场俯拍图片,其实搞错了方向。

  因此,《较真》对图2进行了旋转,使得图2与图1的视角方向一致。

  对比两张图,图2上方的物体与图1中黄色框显示的物体完全一致——这是一张桌子,桌子上放了一台红色的电话和一未知物体。所以黄色标记处绝不是“垫子”。

  再来看蓝色标记处,这里很像桑兰描述的“呈现直立和卷曲状”的垫子。然而,根据相对位置,蓝色框处的物体在黄色框物体的后面,从图2看,已经是在场外的了,说这是在场内的垫子完全不可能。

  那么,这是什么呢?《较真》辨认发现,这实际上是一块牌子上写着几个字母,因为像素低,看起来像是“呈现直立和卷曲状”。字母合在一起的单词是“superstation”,而在Google以“superstation + goodwill games”为关键词进行搜索,不难发现,superstation是当时播放“友好运动会”的电视节目,也是赞助商,画面中显示的是它在场内的广告牌。

  

  因此,蓝色框处的物体也不是“垫子”。且图2的方向是错的,所以桑兰说的“垫子不见了,是因为阻碍通道被拖走了”更不成立。